澳洲中餐館打工

【澳洲AU】中餐館打工,密室殺人案件

短短的三個月裡,我就跟多位同事說了再見…

春捲事件

澳洲餐廳

看似人畜無害的春捲,竟然會是導火線?!

老闆娘對Jane不爽很久了,原因是她不願意住在員工宿舍裡(老闆娘租給員工的房子,員工需交租金),幫老闆娘分擔租金。

Jane在這裡5個多月了,從我這個菜鳥角度來看,她是一位內外場都很厲害的老鳥。

那一天,Jane包著春捲,我準備著老闆要炒的料,而老闆正在炸備用的春捲。

突然! 

「Jane妳包這甚麼東西啊?老鳥了學會怎麼偷懶咩 」老闆生氣的說著

我瞧一瞧油鍋裡的春捲,沒有什麼不對啊。這時候的Jane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包著春捲。

「搞甚麼東西,春捲包成這樣咩,客人要怎麼吃?」老闆操著那馬來西亞的特殊口音

Jane還是認真的包著春捲。

「來這麼久了,還包成這樣,@$#^!@ˇ$@XZ1&,乾脆回家算了!」老闆開瘋始狂碎碎念

「走就走!」受不了的Jane大聲喊著

「走?!妳要走?要走以後就不要來了!」老闆生氣的回覆

「不來就不來,我受夠了!」Jane生氣的走從後門離開

「要走!記得把機車鑰匙還來,對妳那麼好,竟然這樣對我,是不是腦子有問題咩」老闆再丟一句

Jane生氣的走回來,把鑰匙甩到桌上。

我是一個小菜鳥,心裡千百個不願意讓Jane離開「Jane,別讓我獨自承受這一切啊!」

外面下著大雨,Jane的家很遠,最後是他的房東把她載回家。

沒了Jane的廚房,只剩下老闆憤怒的聲音。

看過多集名偵探柯南的我,可以猜到這是一場老闆與老闆娘規劃的完美踢人計畫。

洗壽司機事件

澳洲餐廳壽司

Jane離開後不久,來了一位重慶女生Jessica。

這是Jessica上班的第二週,這時離下班還有半個小時。

捲著壽司的Jessica,擔心時間不夠洗壽司機,就提醒老闆還有半小時下班要不要先洗壽司機。

突然!

老闆用盡九牛二虎之力,用力的甩上微波爐的門。

「是想要下班了是嗎!東西是弄好了咩!」

「不知道請妳來是要幹嘛!還那麼早,就想下班」

甩過門的老闆,又啟動了碎碎念能力。

無奈的Jessica只好繼續捲著她的是壽司。

沒想到!老闆越唸越大聲,好像是他的演唱會一樣。

「@!*((*@^#(*^$!@#)($&)*$&(%*@)#*&$)(&#@)*(&%_)!_)」到最後我也聽不懂老闆在罵什麼了。

只知道老闆越罵越大聲。

時間一到,Jessica直接打卡離開。
晚他10分鐘下班的我,被老闆指派處理Jessica沒有處理完的攤子。

回到家,Jessica崩潰了。
此時她男朋友正在旁邊安慰她,並打電話跟老闆娘哭訴一切並請辭。
老闆娘也傳Line到我手機,詢問剛剛的狀況。

我也一五一十的回答。

這時Jessica認真的看著我,並且跟我說著好好保重。

天啊!….怎麼又剩下我一個!

隔天,Jessica和她男朋友就離開了。

結果隔天上班,老闆還是持續在碎碎念,並跟我說早就想要她走了。

無奈的我,也只能戰戰兢兢的做好我的工作。

晶!柯南的眼鏡右上方又再發光,難道又是一場預謀好的計畫?!

老闆要殺人自己去殺啊!

澳洲餐廳洋蔥

Nina是一位澳洲陽光青春美少女,每次跟她搭班,總是特別輕鬆。
她總會在內場忙不過來時,進來內場幫忙排單子,剛好我對這方面還不熟練,所以有她在我就輕鬆許多。

好景不長….

這天內場很忙,但是外場只有幾位客人。

老闆邊甩著他的大鐵鍋,邊斜眼看著外面。

我一臉疑惑的看著老闆

「Nina又在偷懶了,外面沒事不會進來幫忙咩,裡面忙得要死。」

「Richy,你不要跟他說,我看她什麼時候會進來。」老闆這樣說著

「要人家幫忙不會喊一下?」我心裡這樣想著

半小時後,客人走光了,Nina和另一個外場女生正邊聊天邊整理吧檯。

此時!

「Richy!你去冷藏室拿洋蔥出來給Nina剝,她來這裡1年多,都沒有剝過洋蔥,我要她剝!」一個霸道總裁的語氣

「WTF?!老闆?!你要殺人自己去啊…」雖然心裡OS,但還是拿了一桶洋蔥給Nina

並且跟她對不起,是老闆要妳剝的。

看到洋蔥的Nina也傻住了,從來沒有剝過洋蔥的她,也只能默默承受。

大概又過了一小時,老闆又說話了。

Richy!你去叫Nina進來,切紅蘿蔔 。」

「WHAT…..不是吧….」我心裡OS

依然清晰記得,Nina大眼睛裡面框著眼淚,不情願地切著紅蘿蔔。

完全沒有切過紅 蘿蔔 跟洋蔥的她, 我想算是一種羞辱吧…
畢竟她來這裡也做了一年了!

下班後,又收到老闆娘的問候。

此後,我就再也沒有看見Nina那溫暖可愛的笑容了。

會心一笑的小插曲

平常 內場還會有一個小幫手John

John身高175是個靦腆的澳洲青少年。

這是他在店裡的最後一天。

我們在流理台上切著雞柳,老闆此時出去個上廁所。
這個時候,我偷偷問他。

「John你真的是因為要搬家才辭職的嗎?」

「才不是勒!」他笑笑的回答我

「那是?」

「我不喜歡這裡啊,老闆講的英文我都聽不懂(老闆英文只有單字程度),又只會亂罵人,然後Nina又被老闆趕走,我早就不想待在這裡了,搬家只是一個藉口!」

聽完後我就大笑出來

在流理台的旁邊,還有一個外場的澳洲妹妹Huntah(Huntah是老闆的愛將,既聰明又漂亮,重點她是一位模特兒。),包著餛飩的她,聽到了我們的對話,望向了我們這邊。

「How about you,Huntah? Do you lilke here?」我就順勢問了Huntah

Huntah禮貌地笑了一下,便說出NO。

聽到答案的我又大笑了出來,畢竟她是老闆的愛將。

她回問我,我回NO

短暫的小確幸,就這樣快速離去。

剛說完,老闆就進來了。

廚房恢復平常的安靜。

切肉風波

澳洲餐廳切肉

店裡面賣的炸物,有三種,叫做Sweet sour pork、Honey chicken、Rainbow steak。

這三種肉類,老闆都堅持自己來切,常常一切就是一個早上。

有一個禮拜,每天早上都在切些肉。
到第二個禮拜還在切,切到懷疑自己是不是在肉場上班。

切這些肉,脖子都會一直僵著,會造成後頸酸痛。
畢竟切到第二個禮拜,有點倦了,速度變的有點慢,但我還是在晚餐前把它處理完。

廚房的地板,大概一個禮拜要刷2~3次。

切完肉的那天晚上,我洗完水槽裡剩下不多的碗,也把剩下的飯拿去冷藏室冰好了。

結果一出來,老闆就叫我地板刷一刷。

真的記得老闆有叫我刷!
我也沒有多說什麼,剩下下班10分鐘,就拿著刷和刷子,直接刷起來。

我聞到空氣中不太寧靜的氣味,覺得有點不太對勁,平常老闆都會幫我一起刷地板。

結果今天竟然在外面講電話,臉部表情還有一點不愉快。

疲倦的我也沒有特別多想什麼,趕快處理完就回家了。

隔天早上,老闆娘打電話給我。

「Richy!你今天要不要休息一天啊?」老闆娘直接這樣問我

既然老闆娘要主動給我放假,何樂不為。

我就爽快的答應了。

過了一小時,老闆娘的電話又來了

「老闆說你昨天切肉切很慢,他還說他沒有叫你刷地,你就自己刷起來了,有這回事嗎?」

「因為已經切一整個禮拜了,我的脖子有點不舒服,所以就切比較慢,但是我還是有切完。」我天真的回答

「可是老闆說你切的真的非常慢?」

「沒有很慢啊! 我又不是機器人,怎麼可能等速前進!」「還有刷地?不是老闆叫我刷嗎?」
說完這兩句,我清楚聽到另一邊老闆開始碎念的聲音。

講完,老闆娘就讓我好好先休息一天。

隔天,先去上早班的同事Mira(廣東女孩),不到半小時就回來了。

「老闆跟老闆娘在吵架,老闆娘很生氣說今天關店!不做了,我就回來了。」

心想又可以休息一天的我,暗自雀喜。

結果,三個小時後,有人按家裡電鈴。

打開門,是老闆!

老闆來家裡,請我們弄一弄座他的車回去上班。

哇賽,在車上真的尷尬到爆,也沒人敢講話,老闆眼睛還紅紅濕濕的。

好可怕啊!

難道老闆也想要把我弄走了嗎?

100次

澳洲餐廳狗

不知道你有沒有經歷過,一件事情聽100次。

切肉風波後,老闆臉上掛著微笑來上班。

結果不到半小時,老闆開始說了一些事情。

「不做了啦,把店收一收。」

「每天只有睡四小時,回家小朋友都不認識,做這麼辛苦幹什麼咩。」

「但是我很怕我老婆啊!不做又不行。」

「一週要繳5000塊租金,一天不做就賠很多錢囉。」

「再做五年好了。」

「唉!我在罵人的時候,你們不要放在心上喔。」

「我只是神經病發,忘記吃藥。不用害怕啦。」

老闆持續講一件事情講了3個小時,三個小時後才換另一個話題。

「你們知道在馬來西亞吃飯不付錢,頭會被老闆敲破嗎?」

「下次那個鬼佬來,我就敲破她的頭。看她敢不敢吃飯不付錢。(有個澳洲媽媽來買飯,結果店裡出錯,客人打電話給老闆娘抱怨,結果老闆娘退她錢,還給她一份新的便當。但是老闆覺得很為什麼要這樣,退她錢就好為什麼要再給她一份。)」

「你們不要跟老闆娘說喔,不然我又被罵到臭頭。」

同一件事又唸了三個小時。

「唉!你們會不會覺得我很煩啊?」

「但是我不唸,等一下晚餐時間,我可能會神經病發作喔!」

老闆…不是這樣做人的吧…

Tami事件

澳洲餐廳洗碗

Tami是最後一位新加入的成員,她是一位大學老師,不知道什麼原因跑來澳洲打工渡假。

她對我很好,常常煮一堆東西給我吃。

她是個東北人,講話大剌剌的,平常上班她都會帶動廚房氣氛,我也最喜歡跟她一起搭班。

但是好景不長….

這天她回到來,跟我們說老闆叫她明天不用來了!

哪呢?! 才上班第二個禮拜?!

「怎麼了?」我趕緊追問下去。

「老闆說我桶子沒洗乾淨,明天不用來了。」

就一個桶子? 
老闆就說滾蛋?!

最後一天

澳洲馬凱流星

其實每天上班,老闆都很愛拖延15分鐘才讓大家下班。

可能是一種中華傳統美德吧?

在地獄廚房畢業啦,之後做其他的餐廳工作就會像天堂一樣啦。」老闆在最後一天對我這麼說

我沒有說什麼,只是禮貌的嘴角上揚。

離開餐廳,我仰天長嘯,啊~~~~~~~~~~~~~~~~~~~~~~~~

結束了!

三個月裡面,每一天上班都像是要去打仗,走去店裡的路上,像是要去上朝的明朝官員

能活著回家,就是大幸。

工作很辛苦,但這是一份工作讓我最難忘的工作。

收集滿三顆流星了! 終於可以來開這裡了

馬凱打工日記
Mira、Tami、Jane

更多澳洲打工渡假工作心得文章:


感謝您的閱讀,如果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留言按讚。
如果你想要知道更多澳洲打工渡假的工作消息,請追蹤RICHY TRAVEL 粉絲專頁!

2 thoughts on “【澳洲AU】中餐館打工,密室殺人案件

  1. 這篇文章太有趣了 !
    隱約聞到了很多血、淚和口水
    jajajajaja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